Blog

中国离自愿性可再生能源市场还有多远?

Filter

睿博能源智库专家认为,中国的自愿性可再生能源市场潜力巨大,如果进一步健全监管框架,补全市场机制,中国将很可能出现大量的自愿性可再生能源需求。

2015年以来,美国企业正越来越多地认购可再生能源,美国新增可再生能源利用的主要推动力是企业用户与可再生能源发电厂签订购电协议,这已经成为美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一个主要趋动因素。而预计2018年美国的自愿认购的可再生能源消费将超过1亿MWh。

中国自愿可再生能源市场于一年前正式启动。2017年6月,第八届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CEM)在北京举办,其中可再生能源企业采购分论坛重点聚集中国对可再生能源日益增长的需求,介绍了绿色电力消费合作组织(GECCO)在内的新的市场举措。2017年夏,随着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自愿认购机制和追踪系统的推出,市场的乐观情绪高涨。然而,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据统计只有大约22,000个可再生能源证书(MWh)达成交易。“绿证”制度推行率低,显示了中国企业认购可再生能源的最佳条件尚未成熟。与美国的自愿认购需求相比,中国自愿可再生能源市场规模较小,但同时也说明中国如果能发挥同样自愿性可再生能源市场力量,其潜在效益将十分巨大。然而, 那么成功的自愿性可再生能源市场都有哪些关键要素? 我们认为,需要健全的政策和监管框架,完善的市场机制是两大要素。

政策和监管框架

对于自愿性市场而言,政策和监管框架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要鼓励采取各种不同的采购方法和活动来支持可再生能源(例如,购电协议[PPAs],电力公司的绿色电力计划,只通过可再生能源证书(REC)渠道采购,直接投资等),以及要确保可再生能源采购符合自愿性认购企业所有的重要属性(如碳排放效益,排他性声明,监管盈余)。虽然可再生能源的使用证明问题尚未完全解决,但目前中国的自愿性可再生能源市场活动以直接投资或需求侧自备可再生能源发电为主。

目前中国以上网电价(FiT)方式对可再生能源提供的政府补贴,陆上风电和太阳能光伏发电企业可以以优惠的价格获得合同保证,并且如果企业享受上网电价,他们就必须放弃REC。而电厂与企业承购商打交道增加了复杂性和风险会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只有那些弃风弃光率较高或者特殊情况的省份,发电企业似乎更愿意讨论比FiT更低的保证电价。

正如“美国可再生能源配额制设计经验”一文中所述,中国目前正在设计类似于美国可再生能源配额制(RPSs)的制度。目前该制度草案中提出了REC工具,但RPS下的REC系统如何与现有的自愿性REC制度衔接或取代现有的自愿REC系统,这些问题仍有待解决。未来应建立和明确配额与自愿市场之间的关系,允许终端用户在强制性配额之外购买可再生能源,将促进社会资本投资新项目,支持中国实现更长期的可再生能源增长。

中国持续制定和实施诸如碳排放交易制度(ETS)等更多的碳政策,有助于中国通过自愿购买可再生能源,影响环境总量控制下的电力行业总排放量。与配额设计一样,政策制定过程中也可以参考美国的经验,如加州的总量控制和交易项目,以及区域温室气体减排行动(RGGI),这些项目都设计了一些机制,基于自愿性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来收紧既定的排放上限。

市场和交易基础设施

可靠的市场和交易基础设施对市场的发展也至关重要。能源属性证书,追踪系统/注册,以及交易认证提供了可靠性,并确保所有权和市场声明的有效性。

能源属性证书(Energy Attribute Certificates

由于所有并网的电力都在电网中混合使用,因此合同和财务基础设施对于确定可再生电力由谁生产和由谁使用十分重要。在美国和加拿大,可再生能源证书RECs被用作基本的会计和追踪工具,既用在合规市场(使用可再生能源配额制的州)也用于自愿市场,将能源属性分配给购买绿色电力的特定用户。这些证书适用于所有采购方法,包括自备电厂,购电协议,电力公司绿色电费项目,直接上网,社区选择能源计划以及单独的REC。有了获得认可的能源属性证书(如RECs),有环保意愿的企业就可以采购清洁电力,并提供购买和使用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声明(以下简称“声明”)。

随着可再生能源证书机制的发展,中国已经清除了一大障碍。 然而,中国REC目前只能采购陆上风能和集中式太阳能光伏。自发自用的光伏项目不允许发放RECs,因此限制了自发电声明,以及在其他国家(如新加坡)广为流行的聚合交易类型。随着新配额的设计,要有能力允许用户侧发电作为私人声明(private claim),而不是帮助指定单位完成任务指标,这将成为影响市场发展的一项重要决策。

追踪系统

REC追踪系统为在市场中的可再生能源证书(REC)提供独家的发行、交易和废止服务,有利于可再生能源显示清晰的所有权,支持合规性和可靠声明。追踪系统还能提供有关发电量和发电设施的信息核查,并确保全面汇总其环境属性。在这些追踪系统中,RECs经过电子编号后颁发给拥有账户的发电厂,这些证书在账户持有企业之间的交易始终可追踪,RECs证书的最终废除由制作“声明”或者代表终端用户制作“声明”的实体,通过电子废止来完成。中国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CREEI)开发了一个追踪系统,用来发布和促进自愿市场上RECs的交易。然而,包括市场中介机构和企业实体要拥有自己账户等这些功能尚未完全实现,系统中的许多细节仍需要解决。

认证

从根本上说,交易认证可确保客户了解他们购买的产品,并获得与自愿认购可再生能源相关的所有环境效益。在美国,Green-e发挥了这一作用,而且做得更多,如对符合环保要求的可再生能源资格进行标准化,确保可再生能源的认购享受碳效益,避免出现重复销售、双重计量或双重声明,认证要求独立审计,并确保认购量要远高于政府的强制性要求。目前在中国,是由鉴衡认证中心对企业,组织和项目(比如,会议和体育赛事)的声明进行验证的。额外的交易认证项目可以有助于降低风险,鼓励更多的市场化参与。

价格

上网补贴电价是加速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帮助各国实现可再生能源目标的有效工具。与其他实行固定上网电价的国家一样,中国的RECs价格与给发电厂的补贴密切相关,这是因为发电企业必须从上网补贴电价或是REC中获取收益,二者选其一。这些上网电价能在20年内得到保证,如果发电企业想要向自愿认购的用户出售REC,则需要放弃这一优惠电价的收入。在这种情况下,认购的企业就要与这种保证费率进行竞争— 这是希望通过可再生能源降低成本的企业要面临的主要难题。在美国,购电协议允许购电企业减少能源开支,或对未来更多使用可再生能源进行对冲。

在中国拥有业务和供应链的企业和工业客户中,有些制定了自己的可再生能源目标,承诺一定比例甚至100%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这些企业对中国促进自愿购买可再生能源市场所采取的初步措施表示欢迎。这些企业的总电力负荷很大,在寻求经济效益的同时追求低碳或零碳电力供应的机会对他们来说极具吸引力。 但是,很显然,中国的自愿市场目前无法满足这种潜在的企业需求。必须持续改善政策和监管框架,市场和交易基础设施以及现有的定价动态,从而开辟新的机会并加速实现对可再生能源的需求。一旦这些条件成熟,中国很可能出现大量的自愿性可再生能源需求。

The blog is also available for English.